醫學與電影 Part 3. 親愛的德國醫生(下)

醫學與電影 Part 3. 親愛的德國醫生(下)

 

親愛的德國醫生/The German Doctor/Wakolda

 

電影名稱「Wakolda」,是西班牙語中的洋娃娃,導演用娃娃來隱喻人,這樣的中心思想貫串了整部電影。在電影中,JosefEnzo兩人對娃娃的見解,我們可以瞭解這兩個人價值觀上的天壤之別。Enzo認為人生而不同,正如同每一個親手做的娃娃一般,有的胖、有的瘦;有的碧眼、有的黑髮,他欣賞著這樣的差異,所以認為在學校中矮人一截的Lilith並沒有甚麼問題;而Josef認為最優秀的人種,就是榮耀的「太陽神之子」(雅利安人),致力於找到能夠複製優勢人種的方法,他認為骨齡不如預期的Lilith,是一種疾病,所以建議以生長激素為他治療。這樣人生而不同、無優劣之分,以及人種有別、優勢基因學的觀念,在導演的包裝下,深埋在電影之中。

 

Josef的真面目被揭曉後,一切驟然變色,當初那位熱心積極、溫吞有禮的醫師,卻變成了草菅人命的殘酷軍官。雖然Josef是以實驗的角度來對待Lilith,但他似乎比起爸爸,更了解Lilith的內心,也在實質上給予了Lilith幫助,這般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景,卻也不禁讓我們思考醫術和醫德之間的關係,究竟我們要的是冷酷但醫術高超的醫師?還是溫暖卻毫無技術的醫師?在這條光譜上的拿捏,或許答案仍待思尋;此外,電影中的另一個議題,就是優生學的概念,在基因工程日趨進步的現代,我們人類到底能對下一代做怎麼樣的篩選與介入,從淘汰疾病基因,一直到挑選優勢基因,界線的劃分,或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 

影片中,Lilith的母親Eva剛開始對Josef說道「我信任你」,最後卻對Enzo說「我也只能信任他了」,究竟是信任而後有專業,還是專業使能贏得信任,或許在科學數據的基礎中,醫學這門藝術,更重要的是其參雜了人性的光輝吧!也警醒著我,在醫病之前,必須醫人;但在醫人之前,也必需足夠醫病。

 

 

 / 馬偕醫學系 連梓亞學長

 / 長庚醫學系 陳品儒學長

 

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📚

 

高綺主任手機/Line ID: 0921015806

網站高綺作文.台北醫科重考班(http://dreamtutor.net)

FB & Instagram: 高綺國文作文家教《高中/重考》

 

傳送門:

#高綺主任連梓亞學長專欄

 

#高綺國文作文 #重考 #重考班 #補習班

#醫學系 #醫科 #全科班 #家教

#筆記 #筆記帳 #109指考 #110學測 #高中生

#讀書帳 #考前報名 #生物 #國文作文 #國文寫作

#國文 #英文 #數學 #物理 #化學

#Study #Studygram #Writing #Handwriting #School